彩票助赢计划正式版-贵州pk10计划_2017泰山pk10计划软件_北京赛车pk10和值计划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频道 >

萧氏皇后小说女主萧语纤小说叫什么

彩票北京28计划

发表时间:2019-04-04 22:08 作者:水悠悠

男主角是杨广女主角萧语纤的书名叫《萧氏皇后》,是作者水悠悠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九章和亲我本来想安慰完丽君,便去求皇后,但现在,从丽君口里得知她的身世,我觉得已经没有必要去了。......

一路不敢停留,回到望悠阁,婆婆纳闷我为什么回来的这么早,我说乏了,已没有了再去嘉则宫的兴致。

独坐窗前,对着明月,我把杨谅刚才说的那句“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写下来,置于书桌之上,反复斟酌。

任谁也能看懂,杨谅定是有了心上人了,只是不知词中的“君”是谁,想了一会儿,只觉得有些心惊,莫非是?

我自嘲的笑笑,怎么可能,我是他未来的嫂嫂,从我被带进宫里时就已经注定了的事实,他又不是不知道,或许是我多心了,他只是因听了《嫦娥思》,而闲发感慨而已。

想至此,我也觉得自己思虑过多了,把写着词句的绢布揉作一团,扔掉,准备沐浴安寝。

果然如我所料,第二天再遇到杨谅时,他仍旧是以前的那一派玩世不恭的表情,看到丽君背不出诗来而被先生责罚,他还是像以往一样朝我们扮着鬼脸,幸灾乐祸外加落井下石。

下午先生被皇帝召去,说是要先生译突厥信件,先生学识渊博,精通多门语种,每每有异族人来,都是先生去做通译的。而我们自然是放了假,我约了丽君午膳后来踢毽子。

由于时辰尚早,我便靠在榻上小憩,没想到这一睡,竟是睡到了傍晚时分。看着日头将落,我急急从榻上爬起来,唤道:

“狗儿,丽君可曾来过?”

狗儿一直守在门口打盹,听到我唤他,忙起身过来回道:

“不曾看见。”

说的也是,如果丽君来了,不会不唤醒我的,难道她也是睡过了头?

应该不会,她一向没有午休的习惯,她总说宫里不太平,白天睡觉总会被鬼压了身。

我在殿内走来走去,时不时朝宫外张望,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狗儿见我目光一直往外瞟,说道:

“公主挂念丽君公主,何不过去看看?”

言之有理。我换了件衣服,便带了狗儿直奔丽君的宫里。

殿内传出来一阵阵摔打的声音,大约那些古玩玉器全都遭了殃,殿外宫女宦官跪了一地,猫儿正急切的敲着门唤道:

“公主,您开开门啊,公主,奴婢求您了……”

我诧异的走过去,从没见过丽君发这么大脾气,低头问一名正跪在地上的宫女:

“出什么事了?”

那名宫女尚未回话,猫儿听到我的声音,转回头,噔噔几步跑到我的面前,扑通跪倒,含泪泣道:

“语纤公主,您快劝劝我们公主吧,她不吃不喝,把自己关在殿里半天了。”

我扶起猫儿,问她缘由。猫儿不肯起身,抱着我的腿哭得梨花带雨。

“皇上要把公主送去突厥和亲,突厥蛮荒地,嫁过去定是苦不堪言。语纤公主,皇后娘娘历来最宠您,求您去说说情吧?”猫儿说着已是泣不成声。

我心中一惊,昨日才见识了突厥人的粗俗蛮横,今日怎就要把自己最要好的姐妹送去突厥?心中既痛又怜,一时间心乱如麻,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满地宫人全都茫然的看着我,猫儿更是手足无措,用期盼的眼神可怜兮兮的注视着我,大约是希望我去皇后那求情。

皇后向来也很疼丽君,若不是无可奈何,应该也舍不得她远嫁突厥,如果我去求情,能否会有转机?办法是人想出来的,先安抚一下丽君再去皇后那里吧,想至此,我叩门唤丽君。

丽君不肯见任何人,我只得站在殿外,隔门与她叙话,直劝到我口干舌燥,殿内才安静了些,然后便传来丽君嘤嘤的哭泣声。

过了一会儿,哭声渐止,我更加忧心如焚,见丽君迟迟不肯开门,只得命了宦官把门撬开,门开了,丽君已不在殿里。我抬头,正好看到她嫣红的裙摆消失在楼梯的转角处。

我小心翼翼的绕过地上片片碎裂的瓷器瓦片,缓步行至阁楼,丽君把书房安在阁楼之上,说是打开后窗正好可以观看到金麟池的景致,虽然是远远的,却别有一番意境。我常来此处,自是熟悉,打发了宫人们在下面收拾一地的残骸,我独自进来。

后窗大开,丽君背对着我,遥望着金麟池,一语不发。而我,却又不知该从何劝起,毕竟这种事不是我所能阻止得了的。

风,顺着窗户吹进阁楼,把丽君的长发与衣摆吹得摇曳不定,灵动飘绎中自有一番萧条的色彩,她的声音里含满了与她年龄极其不相符的悲凉:

“纤儿姐姐,你知道吗?其实我不是母后亲生的。”说完这句话,她失魂落魄的转过身,我看到她红肿如桃儿般的眼睛,心中痛惜,对于她说的话,更是惊讶不已。

“我的娘亲生下我便去了,我是今天才从父皇与母后的谈话中听到的。”丽君仿佛在这半日里长大了,或许在她的心里,身份对她的打击要比去突厥和亲来得大得多。

我不知道在我睡觉的这半日里,究竟发生了多少事情,只觉得眼前的丽君再不是那个令我羡慕,受尽万千宠爱的公主,原来她也与我一样,有着如此令人疼惜的身世,以及被迫远走他乡和亲的悲惨命运。

要算起来,我应该比她幸运多了,虽然我失去了挚爱的双亲,背井离乡来到大兴,但至少我所嫁的人是自己心之所向,那是个世间不可多得的男子,虽然在我生命的前几年里,我历尽磨难,但现在,我却是因祸得福了。

“君儿,”我轻唤一声,准备了一肚子安慰她的话,如今却半句也说不出口,原来我们都是同命的人儿呵,我拥住她,把她紧紧抱在怀里。

我希望她能伏在我的肩上大哭,可是没有,她的眼泪似已流尽,目光之中有些愤恨,亦有些呆滞,这种凄凉哀婉的表情全然不是我所认识的丽君。

我本来想安慰完丽君,便去求皇后,但现在,从丽君口里得知她的身世,我觉得已经没有必要去了。

夜色渐渐弥漫书房,阁楼下的宫人们已经开始掌灯,丽君面上的凄色渐渐褪去,她甚至冲我笑了一笑,可在我看来,那样的笑容太过于苍白,太过于无奈,是极苦的苦笑。

“大风起兮云飞扬,丽君去兮不返乡!”丽君背对着我,看似豪迈的伸展双臂,对着窗外朗声念到。风吹起她的衣袖,发出沙沙的轻响。

丽君去兮不返乡,我的心猛然被揪痛了,一直忍着的泪水不觉中漫溢了脸庞,滴滴垂落在发丝之上。

我在这寂寂深宫里最要好的姐妹就要远赴北方蛮夷地,也许此生再也不得相见,远处金麟池边上的柳树枝枝垂落入平静的水面,像极了一个婀娜多姿的少女正贪恋着池水,迟迟不愿离去,每一片柳叶之上,都写满了离意。

楼下传来脚步声,打破了我们两人的沉寂,上来的是皇后身边的宫女盈袖,她行了一礼,言道:

“皇后娘娘传两位公主去永安宫用晚膳。”

“知道了,你先退下吧。”丽君冷冷说道。

盈袖应了一声退出去,我唤了猫儿上来,给丽君更衣梳洗,片刻之后,我们相携去永安宫。

进殿之后,看到皇后早就高坐于上位,见我们二人进来,含笑示意我们伴与左右,以往我一直认为皇后的微笑是最慈爱的,就如同我的娘亲一般,可是今日,我总感觉她的笑容是那么冰凉。

是的,我无法再把她与之前我视为慈母的皇后联系在一起,谁不知道当今圣上对皇后言听计从,如果她不同意把丽君嫁去突厥,想来皇上也不会强求的。

养女再亲也不是亲骨肉,怎不见把其它公主送去和亲?偏偏就苦了丽君这般孤苦的人儿,难怪一直以来,我总感觉有时候皇后对我比对丽君还要好,只是她的笑容与关切里,到底有多少是真的?

想到自己,我更是默然,我倒是南梁帝后亲生,可是结果又如何?还不是被他们狠心弃于荒野,若不是为了和亲,我也许一辈子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世。而养我的爹爹和娘亲,却成为了我一生中最温馨的回忆,那是不夹任何杂质的亲情。

“君儿,坐到母后跟前来。”草草结束了味同嚼蜡的晚膳,皇后把丽君唤到跟前。

或许是今天下午她已发泄完了所有不满,此刻坐在皇后面前,她显得异常的沉静,甚至连举手投足也变得一板一眼起来,就像婆婆教的那般。

“君儿,你是不是怪母后了?”皇后牵着丽君的手,问道。

“丽君不敢。”丽君不咸不淡的回道。

皇后是何等精明的人,怎会听不出丽君言语里的抵触?只是她可能还不知道,丽君偷听到他们的谈话,已然晓得自己身份的事吧。

“君儿,你当真不恨母后么?”皇后的眼睛变得有得朦胧,或许是我错了,皇后眼睛里的雾气分明写满了不舍,纵然不是亲生,毕竟也有十年的养育亲情。

丽君微笑,仍旧是那样的苍白,这样的丽君于我来说,是陌生的,她的言语还带了一丝刻薄,虽然我看得出她是在极力掩饰自己的情绪。

“怎么会?纤儿姐姐不也是九岁来我大隋的么,我十岁了,比纤儿姐姐还长了一岁。”她分明知道我的身世,一个被父母遗弃的孩子,她却拿她与我作比,好向皇后证明:她也不过是个弃儿,为国保和平的牺牲品,大隋的棋子。

皇后转首看我一眼,双眸含满了温柔,这种温柔几乎溶化了我在晚膳之前对她的猜忌。然后她开口道:

“是的,君儿能这么想,母后很宽慰。纤儿九岁便能来我大隋和亲,君儿与纤儿是好姐妹,必能做得与纤儿一样好。”

皇后这样的劝慰方式,令我心里刚刚对她恢复的那一分好感点点破碎,她竟又是拿我来与丽君比。

“那自然是不同的,纤儿幼年不得父皇母后喜爱,流落乡间,吃尽人间疾苦,如今蒙大隋爱怜,皇后疼惜,才得以享尽安乐,而丽君——”我忍不住插言,对皇后的不满尽溢言表,“丽君是娇贵的金枝玉叶,而突厥又远远不能与大隋的富庶相提并论,丽君一去,必定会尝尽辛酸,难道皇后殿下就舍得么?”

皇后没料到我竟会如此激动,也许在她的眼里,该激动的应该是丽君。一时间,皇后愕然的看着我,半天没出声,我接着道:

“皇后最是心慈的,对待纤儿尚且亲如母女,对丽君定是更加疼爱,自然不会效仿我南梁的皇帝皇后,纤儿说的对么?”

我不知道我这样说会不会激怒皇后,但话已出口,也顾不得许多了,我只想能留下丽君。

皇后一时语塞,但皇后到底是皇后,转瞬便已恢复正常,她抚了抚丽君三千柔顺的青丝,也不看我,只顾言道:

“纤儿说得对,母后又怎会不疼丽君,只是母后也有母后的无奈,这关系到国家政治,朝野之事,身为公主,为了大隋,自然有义不容辞的责任。”

大人们总是会以这种冠冕堂皇的话来应付我们小孩子,也许是我还没长大,我无法明白和亲与以国为重有什么莫大的关系,我只知道,我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丽君了。

我扭过脸不去看皇后,我的身份说白了,就是皇家的童养媳,我能有什么资格对大隋的国事指手划脚呢?是的,我没有任何权力去插手宫里的任何事情。权力,我一直不屑的权力,才是主载人命运的东西。

我以为皇后看到我赌气,会对我训斥,甚至处罚,然而没有,她似是看出了我心之所思,仍旧和言悦色的道:

“昔年昭君与匈奴和亲,保得大汉六十年太平,如今突厥时常扰边,陛下日夜难安,若非万不得已,又怎舍得丽君去那边塞苦寒之地?”

昭君出塞的典故我已听过数遍,每每听过,总是无限唏嘘,对这个女子既是钦慕,更是怜惜,绝世芳华消磨在苦寒的边塞,最终在幽怨凄冷中绝望的死去,难道丽君也要有这样的命运吗?想起昭君的身世,我心中一动,对皇后言道:

“皇后娘娘既然提到昭君,纤儿有句话更是不得不说,昭君并非真正的公主,只是入选进宫的良家子,我朝何不效仿?选出几位貌美的宫女,送去突厥岂不是两全之事?何必非要丽君去呢?”

我以为皇后至少会考虑一下我的建议,哪知她叹了口气,言道:

“本宫何尝不想如此,只是那突厥人并不是好糊弄的,今日在朝堂之上已然大放厥词,必得取一真正的公主回去,否则边患难消。如今我朝大军都集中在南方,一时无暇顾及北边的祸乱,唯有和亲之计才能保得太平。”

我心中不悦,我自然知道此刻大军都集结在南方灭陈朝余孽,只是南陈又何时得罪了大隋?扩张疆土真的就那么重要么?满口的为国为民,难道真就没有私心在作怪么?

“皇后娘娘的这番话,纤儿在南梁皇宫里仅三天便已听了数遍,已然牢记在心了。纤儿有些不舒服,请准许先行回宫。”我简单施了一礼,皇后微微点了点头,她看我的眼神有些诧异,毕竟这些日子已来,我在她跟前,一直是柔驯乖巧的。

退至门外,我看到司礼婆婆正守在门口,许是来接我回宫的,我唤了她一声,把手伸出去给她扶,却发现她的手抖得厉害,刚走一步,我又瞥见她的腿也在发抖,不禁诧异。

“婆婆生病了么?”

婆婆没有答言,拖了我快步离开永安宫,刚回到望悠阁,婆婆就如虚脱了一般,瘫软在地。

“公主,您太冒失了,怎么可以那样对皇后说话?刚才老奴的心可都悬在嗓子眼了。皇后殿下历来规矩严苛,怎容得你顶撞?怕是以后再也不会宠爱您了。”

我不以为然的笑笑,或许是年少气傲,心性高,明明心里异常渴望被疼爱,呵护,却偏又装作不在乎,多年之后,我忆起这件事,还觉得心有余悸,若果真如婆婆所说,皇后不再爱护我,那我在宫中,也许真的没有立足之地了。

但皇后并没有怪罪我半分,仍旧对我疼爱有加,而且在之后几年发生了许多事之后,她仍然袒护着我,可见她对我的宠爱已经达到了胜似亲生的地步,这份恩情,我是会铭记一辈子的。

萧氏皇后

萧氏皇后

  • 评分:5.0
  • 点击:15
  • 来源:麦子阅读
  • 作者:水悠悠

每个角色都写的有血有肉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看得出来是在用心的写,不错,值得推荐。

Copyright © 2010-2018 联系QQ:284168220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