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助赢计划正式版-贵州pk10计划_2017泰山pk10计划软件_北京赛车pk10和值计划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心动那一年《下》

极速分分彩计划

心动那一年《下》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04-04 20:29

评语:文笔朴实冷静,谜题不落窠臼也不炫技,布局谋篇层层推进,从容不迫,内容精彩,想象力很丰富,环节给人有一种想探索的结果。

标签: 都市爽文
书名叫《心动那一年《下》》的小说,男主角是齐藤浅羽,女主角席舞的小说是作者宋雨桐所编写的短篇风格的小说,喜欢这本小说的读者不要错过哦,书中主要讲述了:遇见她不是个意外,爱上她才是。天真阳光的舞冬末,是个直率可爱又迷人的少女,喜怒哀乐全都不加隐藏,还比旁人多了一点正义感,但如此单纯善良的她,终究只是个十八岁的少女,正是轻易便能被撩拨心思,也很容易被欺骗的青涩年纪!在她眼中,他看见了她对他的心动与喜欢,在他怀里,她虽是羞怯,却有如猫咪般的柔软与乖顺,一如他当初所以为的那样——容易捕获!可抱着她的这一分这一秒,他竟意外地对她产生了渴望,半点也不想让其他人看见或拥有她的美丽……不!他不能对她心动,更不该对她产生该死的占有欲,因为从计划的一开始,她就注定不可能属于他!就算她对他有一万个心动,他也不能对她心动于万一……

精彩章节

九年后——

七月的台北异常酷热,信义计划区的百货人潮是络绎不绝,更别提今天在这间台湾最高档的饭店宴会厅内,即将举办一场吸引政商名流目光焦点的中日软件企业合资进军大陆的签约仪式酒会。一辆比一辆高级的私家车不断地驶进台湾最高级地段的豪华饭店里,等候饭店人员代客泊车,难得大排长龙形成塞车景况的某六星级饭店,服务人员及经理都紧张得满头是汗。

不只各大政商名流的私家车,还有各大媒体记者的电视台车、报社车,甚至是伪装成记者媒体的私家侦探车,或是没拿到邀请卡想要偷偷混进去的某媒体记者私人车,这些车子大部分都直接开进地下停车场,一样,也得花一点进场时间来等待突然汹涌而来的人潮。

席舞,一个留着染成深褐色、大波浪长鬈发的女人,上半身穿着具有时尚感的黑色不规则背心,下半身是靴型牛仔长裤,将时尚简单又干练的气息彰显无遗,此刻她正坐在车子副驾驶座上摆弄着手上的专业相机。

开车的是短鬈发的左语恩,小小的脸蛋上戴着黑边镜框的眼镜,却穿着一身合宜的白色小礼服,比起身旁那位女子的随意,她显得正式多了,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是她临时求这位还在休假中的小姐过来帮她拍今天的新闻照片,她人能赶到就阿弥陀佛了。

「是说,阿波在搞什么鬼?看这阵仗就知道今天这酒会的主人来头有多大了,他竟然敢给妳搞失踪?」席舞把相机前前后后确认了一遍后,拿出镜片擦拭布轻轻擦拭着镜头。

「突然感冒高烧住院打点滴,听起来身子虚弱得紧。」左语恩柔柔地笑了笑。「等会酒会结束我再开车绕去医院看他一下,今天就麻烦妳了,要不是结束之后还有个人物专访照片要拍,本来想自己随便拍拍搞定的。」

席舞抬眸,灿然一笑。「没问题的,拍几张照片而已,用不了多少时间,妳知道的,我拍照片一把罩。」

「我当然知道。」左语恩笑着。「不然怎会找妳来?杂志社的摄影师里我最爱妳,拍人物照最容易抓住对方的神韵,捕捉最真实的灵魂。」

「唉呀呀,承蒙夸奖。」席舞笑咪咪,可半点也不想谦虚。

两人闲谈中,车子已滑入地下停车场,两人下了车搭上电梯,直到这间饭店位于二楼的豪华宴会厅,门口的接待人员一一确认过来宾的邀请卡及身分后才放行。席舞是跟着左语恩来的,身上也有工作证,一间杂志社两个名额,因此很顺利便入场。

左语恩边走边跟她说:「知道现在日本最大的软件设计公司东洋会社吧?今天的人物专访就是他们的社长。」

席舞听到日本突然顿了一下,然后摇摇头。「东洋?没听过。」

「东洋软件设计公司的社长今年三十岁,身家八十亿美金,上市公司股票市值有八百亿美金,这次和台湾最大电通公司总裁的二十七岁独生女蓝琳在这里举办签约合作仪式,据说两家有可能联姻,所以这次东洋会社的社长会在台湾待上一阵子,让两人培养一下感情,以上都是听说,所以也是等一下会后我人物访问的重点。」

「噢。」席舞点点头。「这人也太有钱了吧?金童玉女?」

「听说齐藤家本来就有钱,是日本京都首富呢。」

「妳说什么?齐藤家?」听到这久违的姓氏,席舞有几秒钟的脑袋空白。齐藤家的公司叫东洋吗?老实说她真的不知道!

「对啊,老社长叫齐藤泷一,几年前老社长病故把事业交给他大儿子,也就是现在的社长齐藤英树,听说这人是工作狂,打大学时代进公司就拚了命工作,接手后这短短几年更像吸金球似的,不断地并购日本大小公司,几年内壮大了数倍……席舞?妳怎么了?」

左语恩发现席舞突然停下来,一脸苍白,甚至还有点呼吸困难似地抚住胸口蹲了下来,她连忙也跟着蹲下身,担忧地看着她。

「席舞?席舞?妳哪里不舒服吗?」

席舞的手在抖,紧握着相机的手指泛了白,要不是这台相机一直挂在她的脖子上,刚刚可能会被惊吓到的她给摔到地上。

她痛苦地喘气着,觉得一口气快要提不上来,这种感觉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出现了……

今天要专访的对象竟然是齐藤英树?

该死的……

她从来都没想过会再遇见他。

至少,不会是在她完全没有准备的时候……

「席舞?妳突然这样是怎么了?妳别吓我啊。我扶妳到一旁坐一下吧?」左语恩拿出面纸替她擦额头上的汗。「妳看起来很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

席舞摇摇头。「给我杯水吧,语恩。」

「好,妳等等,我去拿,马上回来。」左语恩起身冲去找水。

席舞深呼吸几口气,觉得好些了,人便试着站起来,可才站起身,一个人却朝她这头冲来——

「站住!你给我站住!」一名保全追在一名身穿西装的男子后头,也跟着往她这个方向冲过来。

因为来得又急又快,一时怔愣着的她根本闪避不及,眼看就要被狠狠撞上,一只手却将她一扯,下一秒她便落入一个宽大温暖的怀中。

清新的抹茶皂味……

依稀彷佛熟悉的胸怀……

席舞整个人僵住了,动也不敢动一下,甚至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没事吧?」温柔低沈的嗓音在她头顶上传来。

连说话的嗓音也是熟悉不已的呵……

多少年了?她以为自己都忘了,可一听见,所有的记忆在转瞬间似乎又全都回来了!

喜欢过的,痛过的,爱过的……所有。

就算改了名换了姓,容颜微变,彻头彻尾离开了所有属于舞冬末的生活,心却是怎么整也整不了的。

「这位小姐——」

「谢谢你。」席舞回过神,很快地跟对方道谢,连头都没抬就退开了,慌忙走人。

那长发留下的馨香回荡在齐藤英树的鼻尖,是穗花山奈的味道……

虽是发香,却是那熟悉的花香味,齐藤英树感到一股痛楚从心尖上漫了开来。这样的痛楚在过去九年只要闻到熟悉的花香就会出现,尤以前三年为最,可后来他不再触碰这花,视它为禁忌,这痛,竟像是要被他遗忘了般。

他忍不住回眸望向那名匆匆离去的女子的背影,竟是莫名地感到熟悉,他微蹙起眉,才要提步追上,却有一纤纤柔荑拉住了他。

「齐藤,你要去哪里?签约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扯住他的人正是台湾最大凯基电通公司总裁的独生女蓝琳,她的长发绾了个髻,露出她美丽纤细的颈项,耳垂和胸前戴着的耳环与坠子是白色水滴状宝石,衬着她一身白色低胸礼服,显得极为高贵优雅。

齐藤英树对她应了声,再回眸找寻那道身影,却再也看不到了。

是错觉吧?

因为穗花山奈的香味,让他再次想起了那个深埋在记忆深处的女孩,所以觉得熟悉吧?

「走吧。」蓝琳伸手挽住他,撒娇道:「刚刚保全追的男人是偷混进来的小偷吗?真吓人,幸好你的身手够快才让刚刚那个女人没被冲撞到,不过说实话,我一点都不喜欢你保护那女人的样子。」

还有,那女人刚刚竟然在他怀里发呆?真是太花痴了!要不是得在齐藤面前保持她尊贵的淑女形象,她真的很想直接上前把那女人从他怀中给拉开!

「那只是举手之劳。」

她半嘟起小嘴。「我知道,可我就是不喜欢。」

齐藤英树扯唇淡笑,没在这话题上继续下去。

蓝琳看着他,倒没傻到死死纠缠,她就是喜欢齐藤英树这冷冷淡淡的调调,百般应诺奉承的男人她还看不上眼,尤其现在两人的关系什么都不是,她勾着他的手,他没甩掉她,她就偷笑了。

另一头,席舞找到了左语恩,劈头便说:「妳眼镜借我吧!」

左语恩递上水。「为什么突然……」

「因为我遇见一个不想遇见的熟人。」席舞接过水咕噜咕噜喝下,看着左语恩脸上的黑框眼镜。「仔细瞧妳这眼镜没度数吧?用来遮点脸效果应该不错。可以借我吧?不然我要闪人了,专访恕我帮不上忙。」

「好没良心……」都已经知道这专访有多重要了,还说要闪人?看来席舞是真的遇上一个非常不想见的熟人,左语恩根本不能说不。嘴里念着,伸手已把脸上的眼镜给摘下来。「喏,给妳。」

「谢啦。」席舞微笑接过,突然看了她一眼,眼睛倏地瞪大。「天啊,语恩,妳长得很美耶,眼睛还会勾人……唔……」

左语恩用手封住了她的嘴。「嘘,别乱说话。」

席舞把她的手从嘴上给拔下来。「我哪有乱说,妳真的很美啊。啧啧,那眼睛怕是男人一看见便会跌进去吧?」

「还说!」左语恩跺着脚。「眼镜还我!不借妳了!」

她伸手要抢,席舞转身便躲,赶紧把眼镜戴在脸上。「来不及了,今天它已经属于我,除非妳想让妳的人物专访照片开天窗,我可是认真的!」

左语恩一听也不抢了,反倒把席舞转过身来看了看。「看起来差不多,妳确定这样人家认不出来?」

「我会尽量躲在镜头后,不注意的话不会瞧见的。」席舞微笑地淡淡带过,不大顺手地扶了扶眼镜。「多了副眼镜。真的多了点安全感呢,难怪妳老戴着眼镜,长得这么美,怕招来苍蝇?」

左语恩羞红了脸。「哪里美了?不过就是妳平日以为我是个丑的,所以乍然看见觉得特别吃惊罢了。倒是妳,刚刚是怎么一回事?怎么突然脸色发白?现在好些了吗?」

席舞点点头,不想解释什么,冲她一笑。「刚刚突然胸口疼,现在好多了,没事的,放心吧。」

「真没事那就工作去,今天就麻烦妳了。」

「记得请我吃大餐就行。」席舞拍拍她,脸上尽是笑意,可心里头却是紧张万分的,心脏扑通扑通地跳,连掌心都要出汗了。

他会认出她来吗?

应该不会……

她真的不必自己吓自己……

★★★

签约仪式非常顺利,就是签了个名字,拿着麦克风对媒体说了一些照本宣科的场面话,顺便拍个照,让大家可以回去交差,齐藤英树对这些很熟悉,虽然不喜欢,可却应付自如。

酒会后的独家专访是蓝琳替他安排的,据说这间商业杂志社发行海内外,在台湾和大陆都颇具盛名及公信力,他会同意这个专访是出于对中日两家财团合作的宣传营销机制,宁缺勿滥。

可,他在受访时却显得十分心不在焉,因为他的目光一直被不远处拿着照相机的女人给吸引——

大大的黑框眼镜,几乎要遮住半张脸的刘海……转眼间,这女人似乎刻意地让自己变丑,究竟为什么?

他辨识人的眼光向来准确,这女人手上的相机、头发、身高、穿着,该是刚刚那名差点被冲撞而被他护在怀中的女人无误,虽然她刚刚没有抬起脸来让他瞧,可他很确定方才的她脸上并没有那副黑框眼镜。

所以,她是故意的?为了避开谁呢?

「齐藤先生?」左语恩久久等不到对方回答,只好微微提了声。「关于刚刚我问到你和蓝琳小姐的关系,不知您方不方便回答?」

齐藤英树的黑眸终于转回到左语恩那娇小的脸上,这应该是他第一次认真地正视她,而他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就是她鼻梁两侧有长期戴眼镜的痕迹……

他倾身向前,压低了嗓音问:「妳的眼镜是否刚刚借给了那位帮我摄影的小姐?」

「咦?」左语恩吓一跳,愣住了。

他给了她一个极具个人魅力的微笑。「如果妳回答我的问题,我就回答妳的问题。」

「是……你怎么知道?」这也太诡异了!

「猜的。她为什么要借妳的眼镜?」

左语恩柔柔一笑。「齐藤先生为什么对这个有兴趣?」

「妳如果不想回答我这个问题,那就回答我下个问题——她叫什么名字?」

「原来,齐藤先生是对我们家席舞有兴趣?」

齐藤英树挑了挑眉,再次看向那女人。「席舞?她的名字?」

「是。」左语恩点点头。「我已经回答齐藤先生两个问题,所以,也请你遵守承诺。」

齐藤英树淡笑,很爽快地回答她。「我和蓝琳小姐是纯合作关系,但未来不排除任何的可能性,就看缘分。」

「所以,齐藤先生现在和蓝琳小姐并不是男女朋友或是婚约关系?」

「我刚刚说了,是纯合作关系。」

左语恩点点头,把他说的话打进计算机里,却抬眸一笑。「这是官方回答吧?不能给我个独家报导吗?譬如你过去的恋情或喜欢的女人类型等等,这些大家比较爱听的八卦内容?」

「如果妳可以出去让我单独跟席舞小姐聊一下,或许我会考虑的。」他的过去只有一个女人,那就是舞冬末。这个叫席舞的,不管是发香、身形和气质都很有舞冬末的感觉,只是比以前成熟了些——不管怎样,他都必须亲自再次确认不可,任何的可能性他都不想放过。

「为什么?齐藤先生看起来不像是花心风流又冒失之徒。」左语恩不得不问。

她超级灵敏的直觉告诉她,不管是他的气质谈吐还是优雅举止,都很难跟刚刚他言语中带出的轻狂联想在一块。对于一个初见面的女人表现出如此积极的兴趣,怎么看都不像是传言中冷漠寡言的齐藤社长呵。

齐藤英树却只是轻轻扯唇。「如果妳不愿意帮忙也无妨,如果等一下某人闹失踪,妳别忙着去警局报案就好。」

天啊,他想绑架?难道外传齐藤家背后有日本黑帮撑腰,果真是事实?

左语恩瞪大了眼,忙不迭站起身,转头突然对某个依然很努力躲在相机后头的女人大叫——

「席舞快跑!有人要抓妳!快!」

席舞一愣,一张戴着黑框眼镜的脸终于从相机后头移出来。

只见齐藤英树那张俊颜在一阵诧然之后,是憋不住的笑,似乎完全没想到左语恩这女人的反应是这样。

「快走啊,他要绑架妳,妳还愣在那边干什么?」而左语恩则是拚了命地朝她挥手,看她动也不动,只好跑到她面前拉她。「妳快走,我来挡住他!」

「嗄?语恩……」现在究竟是什么状况?她完全没弄明白啊。席舞莫名其妙地看着正起身朝她走来的男人。

「跟我谈谈吧,席舞小姐。」齐藤英树开门见山地说,盯住她的黑眸专注而深幽。「不然我真的会绑架妳。」

★★★

齐藤英树要绑架她?

如果他真的想要这么做,现在要跑也来不及了好吗?

专访所用的饭店房内,只剩下席舞和齐藤英树,左语恩被赶出去了,席舞要她先回家,她却坚持要守在门口。

「如果他真的对妳怎么样,妳就大声叫。」这就是左语恩非要留下来当守门员的原因。

席舞好笑地伸手拍拍她。「妳放心,如果他真的要对我怎么样,我应该没空可以大叫。」

「为什么?」

齐藤英树的身手了得,这么多年过去,也许可以神出鬼没了。

席舞想归想,可没多说什么,却把相机先交给了她。「妳要等就等,没事可以选一下妳要用的照片,我马上出来。」

说完,席舞便再次走进房,关上了门,那男人正站在窗边,一身的冷意。

「齐藤先生找我有什么事?」席舞试着让说话的嗓音平稳。

可是当这男人缓缓朝她走来,越靠越近,甚至连说话的气息都吹拂上她的脸时,她还是忍不住退了一步——

一只手却抓住了她纤细的手臂,不让她有退却的空间,另一只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摘下她脸上的眼镜!

「啊。」席舞惊叫出声。

他终于看见了她的脸。

雪白典雅的容颜,似曾相识,却又不是那个他以为的舞冬末。

她的眉、她的眼都酷似着某人,可整张脸摆在他面前,却似乎少了点什么……

她不是舞冬末?

有那么一瞬间,他的心再一次跌入谷底。不过他很快克服了它,毕竟九年过去,他经历过太多次的希望与失望,早已练就一身波澜不兴的好本事。

他甚至想过任何一个可能性,如果她没死……

她可能坠崖失忆了,忘了他,因为她根本不想再记得过去。

她可能坠崖受了重伤,变成了残废,所以不愿意再回来,或是根本不想再回来。

她可能因为受伤整了容,变了脸,让他就算遇见她也认不出她来。

每一个可能性他都想过,过去九年,任何一个身高身形年纪与她相仿,曾经出入境日本和台湾的女人,他几乎无一错漏过,有的甚至必须他亲自确认,却从来没有一个像眼前的这位那样让他感到熟悉。

还有,她叫席舞呵,名字里有个舞字,是因为她念旧的个性,不愿舍弃过往曾经的存在吧?如果她真的是舞冬末,还可由此断定她绝非失忆,因为一个失忆的女人就算另外取名字,也不会刚好就取了个舞字。

是万分之一的念想呵,相信席舞就是舞冬末。

就连那背影都让他心心念念着,何况眼前这女人眉眼之间给他的熟悉感呢?还有她的发香……

是吧?她是舞冬末吧?

就算她不认他,他也认得出她来!

齐藤英树盯着她粉嫩的唇瓣,好看修长的指轻轻地摩挲着它们,席舞动也不敢动一下,整个人都颤着。

心,在狂跳。

光是让这男人深情不已地瞅着,她全身都似要化为水,无力又虚弱不已。

「齐藤先生,你干什么?快放开我!」她很努力地表现出她的不悦与抗议,这男人却只是把眉挑得更高。

「有件事我必须确定一下。」

「什么?」她紧张不已地盯着他瞧,那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的一张俊颜,迫得她不得不想着要逃。

可他哪能容她逃开?他需要确定的事,得她配合才行……想着,齐藤英树蓦地展臂将她整个圈入怀中,俯首便亲吻上她。

「唔……」席舞没料到他竟会如此待她,根本猝不及防,整个人便深陷在他霸气的亲吻中。

这吻,不同于九年前的温柔低吮,带着一股浓浓的霸气,极尽地探入勾缠,近乎贪婪的,像是要把她给卷入他,竟让她有点害怕了。

像是惩罚。

席舞慢半拍地才想到挣扎,可手软脚软,心慌意乱,根本不得章法,那挣扎倒似撒娇,显得欲拒还迎。

「你……放开我……」

她握住的拳头落在他宽大厚实的胸膛,像雨点打在他身上,根本不痛不痒。

可终究,他还是放开了她,圈住的双臂却未曾松开。

齐藤英树幽深的黑眸定定地落在她脸上,盯着她红透又带着羞恼的面容,还有她那两片被他吻得微微红肿的红唇,眸光又是一黯,感觉身体的某处正紧绷着;他知道那个东西叫欲望,而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

吻,很美好。

她抱起来的感觉,就像他记忆中的她。

经过这一吻、这深深的拥抱,他几乎要认定了她就是舞冬末。

或者说,不管她是不是舞冬末,他对这女人的渴望都是货真价实的——他想抱她,如果可以。

啪一声,一个巴掌打在他脸上——

「你以为你是谁?可以随便抓个女人想吻就吻吗?该死的,你凭什么吻我!你忘了你还有未婚妻蓝琳?」

「她不是我的未婚妻。」他淡淡说道,很甘愿地受她这一掌。

席舞气呼呼地瞪着他。「就算现在不是,以后也会是,你们的合作关系不是建立在可能的婚约基础上?」

这些可是左语恩亲口告诉她的!

齐藤英树扯扯唇。「妳很在乎这个?」

他笑了。

他竟然该死的笑了?

「我当然不在乎!」她快被他气死。「你这人搞不清楚重点吗?重点是你不该吻我!不该随便吻一个陌生人!而且还是身边有别的女人时!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花心风流又滥情了?」

齐藤英树闻言瞇起了眼,饱含深意地望着她。「妳以前认识我吗?若不是,怎么知道我变了?」

「我……当然不认识你!」席舞真想咬掉自己的舌头。「只不过在杂志社工作总是听得到比较多内幕而已。」

「这内幕还包括知道我以前花不花心?风不风流?倒真有趣。」他冷哼几声,嘲弄地看着她。

席舞心虚地把眼睛瞪更大。「这不是重点好吗?重点是没有我的允许,你怎么可以随便吻我,连问都没问一句!」

齐藤英树笑了。「问了妳会说好吗?」

「当然不会。」

「所以我为什么要问?」

说得好!真是有够无礼又霸道!不知是这男人本性如此?还是长大了就变得更坏了?

席舞又瞪他一眼,转身便要走。

「妳的眼镜。」他好心提醒道。

闻言,她转过身把他手上的眼镜给拿回来,才又往外走。

就在她的手握住门把的那一刻,齐藤英树的嗓音再次冷冷地传来——

「妳确定以前我们两个从来没见过?妳对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握住门把的手紧了紧,席舞深吸了一口气才道:「我确定我以前不认识你,以后我也不想认识你。」

开门,离开,她没有回头,也不敢回头,只能挺直着身子往前走。

她要忘了他……

不要再伤心……

房内,看着她离去的齐藤英树拿起手机拨了一通电话——

「帮我查一个人,名叫席舞,还有,派人跟着她……」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都市爽文
都市爽文
都市爽文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都市爽文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都市爽文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8 联系QQ:2841682202@qq.com